中国人怎么花式吃生蚝?3

说来有趣,吃完蚝肉的蚝壳,岭南人并未将其“抛尸荒野”。《广东新语》中记载“蚝壳为之,一望皓然”。蚝壳是岭南最常见的建筑材料,多用泥土混合蚝壳堆砌,讲究的则用糯米伴食用盐搅和,或者生蚝壳拌上黄泥、红糖、蒸熟的糯米,一层层堆砌起来,异常坚固。一些大户人家,利用蚝壳打磨成薄片,制成蚝壳窗。那些隐隐透过窗的明亮,会像浅海处靛蓝和煦、斑斓交织的阳光吗?东莞蚝岗贝丘遗址距今有5000多年的历史。它处于咸淡水交界处,因而成为生蚝的聚集地,蚝岗便由此得名。蚝壳墙在广东顺德和深圳沙井也有类似的遗迹保留。蚝文明遥远又悠久,被留存在这些墙体里,被汇聚在石灰岩和生蚝跨越千百万年的礁体上。闽南台湾小个子的生蚝还有很多吃法。闽南地区的蚵仔煎(o a jian),在铁板上哗地敲出个鸡蛋,连同木薯粉摊成蛋饼,撒上爽口时蔬,煎成外酥里嫩的模样,出锅后浇上甜辣酱,软嫩脆香不油腻,甜辣中带咸,撩拨人的味蕾。

全球热钱追逐房地产,让台湾不只在地房市买气热,就连沉寂超过两年的海外地产投资,都有一股类似SARS时期、危机入市的房市投资效应发酵。台湾前一波海外地产投资热潮,约从2012年开始。当时包含海外地产业龙头、年营收曾破百亿元的亚太国际地产等业者,都因为政府打房,房地产交易量急冻,房仲无房可卖,为了找出路,演变出三五好友揪团成立新公司,带投资客出国,挑战海外新市场。但去年亚太国际地产因财务问题,爆出停业的市场震撼弹,再加上跨国资产不易管理、海外地产交易纠纷频传,海外房地产成票房毒药,超过8成业者全退出市场。看好疫苗最快明年上路体质好的城市,房价将回涨最多达数十家的海外地产商,最后硕果仅存的是,世邦魏理仕、第一太平戴维斯、瑞普莱坊等全球布局的国际商仲业者;信义房屋、大师房屋、东森房屋等有长远海外规画布局的房仲品牌;还有少数像菲律宾仟亿地产公司负责人刘清痕,或是专攻泰国市场的德宝地产总经理李维鑫,深耕单一国家的中小企业品牌。但在近两年海外地产景气谷底,单一业者的海外地产事业年营收几乎全降到十亿元以下,全都摇摇欲坠。

民间有种说法,郑成功收复失土时缺粮,急中生智,就地取材,将蚵仔、番薯粉混合煎成饼吃,流传后世,成了风靡小吃。除此之外还有歌谣云:“东石蚵仔煎,鼻味也过羡”,可见晋江南部沿海小镇东石的蚵仔煎也早已闻名遐迩。泉州民间也有句谚语:“肥蚵肥韭菜”。蚵仔煎在闽南和台湾,做法和配料略微有差,不过大抵是“一脉相承”。在泉州惠安,有一种地道的海味小吃叫浮粿(pu gei)。泉州人的浮粿模具常有6个角,象征着六六大顺。将海蛎、地瓜粉、米浆,附上葱和蔬菜,调制成稠稀适中的浮粿团,放入热油锅里,炸至脆皮金黄。趁热吃,海蛎劲弹不黏,融合着蔬菜的鲜甜可口,余味无穷。和岭南人对蚝的热衷类似,从食材再到建材,远在约1000公里之外的泉州人对蚝,也可谓物尽其用。蚝会分泌像水泥般的物质将自己牢牢固定在石头上。建于公元1053年的宋代泉州万安桥(又名洛阳桥),则利用这种物质的特性来加固桥墩,造就了一座历经大风大浪屹立千年不倒的名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