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认识这片被忽略的海底花园吗?

对于天然沙滩、海岸的消失,社会无感、忽视;在陆地上大啖海鲜的人,不知道桌上的海鲜如何而来,遑论成为有智慧的消费者、判别选择所吃的鱼种,这正是我们不断批判的「台湾只有海鲜文化,没有海洋文化」。醒醒吧!我们身处岛屿、四面环海!问题的根本在于政府不重视海洋,始终困在「大陆移民」的僵化思维。回顾历史的脉络,戒严时期的台湾,所有海洋活动都是违法的,所有的海洋运动甚至「去海边」全是被禁止的;即便解严,起初要申请从事海上活动的程序依然极度繁琐,甚至必须藉由人际关系、透过「台面下的方式」才能得到核准,这也让政府一直以来没有管理海洋的经验,至今仍滞留在非常初学落后的阶段,依然用海禁戒严的政策来管理海洋。

这也是「鱼枪禁令」出现的原因,过去没有控管也没有资料纪录,让「鱼枪打鱼」成为地下活动,被当成「地下黑市」看待;所以当政府面临海洋枯竭的危机后,就回到海禁政策的思路,选择将鱼枪全面禁止。这样的「便宜行事」,阻挠了台湾在海洋管理可能的进步,更忽视了问题的根本。一直以来,台湾海洋业务分散在各部会,水利署、渔业署、交通部、财政部、海巡署……等无数个单位,不但容易出现「不管地带」,更让第一线执法人员面临「确认辖权的困扰、执法能量不足的困窘、缺乏科学实证的压力」。再加上没有完善的硬体设备协助取缔,极少的资源如何挽救海洋资源的枯竭?

鱼枪禁令这类脱离现实、不合理的法规,实质上无疑加剧执法困难,让检调警海巡同仁负担更重。纵使积极执法,没有专责、专业的中央主管机关,往往也容易流于各部会互踢皮球、无人负责。蔡政府该做的,不是把过去公部门无效管理造成的后果惩罚在鱼枪鱼猎上,而是尽速整合政府相关部会、成立「海洋部」,使其成为对海洋专责管理与维护的单位,用更专业的角度看待海洋、加重非法渔业的罚则并补贴海洋部的营运、制定合理法规来终结渔业法规乱象。一年一度的世界海洋日马上就要来了,去年笔者呼吁尽速成立海洋部,诉求至今不变,蔡政府应当将其视为首要课题,以期实践永续海洋国家的愿景!

图的鱼种,拥有特殊的大斑纹及其他石斑少有的鲜黄色。它是台湾市场上俗称「豹鲙」或「杂星斑」的横斑刺鳃鮨Plectropomus Laevis,属鲈形目(Perciformes)、鮨科(Serranidae)、鳃棘鲈属(Plectropomus)下的物种,由法国博物学家Bernard Germain de Lacépède于1801年命名及发表,产地为印度洋。香港一般会俗称鳃棘鲈属(Plectropomus)下的物种为「星斑」,横斑刺鳃鮨俗称「皇帝星斑」或「豹星斑」。而广为民众认识、颇得饕客心的「花斑刺鳃鮨」Plectropomus leopardus,就因身上布满点纹像繁星,早期从南海的东沙群岛大量捕获而得到「东星斑」一名,后期台湾称其为「红条」或「七星斑」。

横斑刺鳃鮨在鮨科中属中大型物种,最大体长可达125公分、重达24.2公斤。日行性、大多独行,或成一小群,为珊瑚礁鱼类,幼鱼常出现于珊瑚碎屑堆,成鱼则单独或小群出现于礁区、珊瑚礁区或泻湖。跟大多石斑类一样生性凶猛,肉食性。口大,口中具小犬齿,方便捕捉及吞食鱼类和甲壳类。体形硕壮,体上具有5条黑色横带,有些个体身上具有蓝色点纹。价格持续高昂市场上的横斑刺鳃鮨大多为进口野生鱼,一般以一支钓或鱼枪捕获,极少产于台湾。在石斑类中,它占有率较低,原因大概跟养殖收成量以及野生捕获量有关。

根据外国一份文献中提到,横斑刺鳃鮨养殖的收成量远比「东星斑」低,加上东星斑有着更讨好的红色外观,市场上的人气跟其价格一样持续高企,故此国外养殖户还是以东星斑为主力。但这代表着横斑刺鳃鮨在市场上不被追捧吗?非也。颜色鲜艳亮丽、肉质嫩滑的它,不论香港或台湾,一样「有价有市」。菲律宾或印尼进口的冰鲜鱼货,在台湾价格一斤大约为台币400至500之间,价格属中上,大多供应海产小炒店。同样的鱼种,在追求山珍海味、物价高涨的香港却大不同,「星斑」在香港本来就是贵价食用鱼,上桌得体好看且有「皇帝星斑」的称呼,故此横斑刺鳃鮨冰鲜鱼货约港币300元一斤,活体更达400元左右,即约台币1,600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