懵懂共渡音乐海携手逐梦

一层一层褪去传统的规范、乐坛主流的期待,艾奥迪接连完成絃樂四重奏编制《翱翔伊甸园》Eden Roc、受非洲旅行启发的《日子》I giorni,又于二○○四年完成更显简约之美的〈一日清早〉Una mattina。此曲以徘徊不去的两音进行为主题,演绎出内心如潮水退去、重归寂静的历程,作曲家在二○一一年重新将之运用至电影《逆转人生》The Intouchables里作为插曲,电影与音乐最终可谓相得益彰。

二○一五年,他发行的《元素》Elements又有进一步尝试。他先把年轻时熟悉的电子乐器重新找回,并以大自然意象作为灵感,试图捕捉人的思绪在自然中的各种变化,「我在其中看见了新的边界——在那个我已知和未知的边界上——那些我想持续探索的事物:神话、元素周期、欧几里德几何学、康丁斯基的文字……」然后,一张素材更加简洁、情绪更具温度的作品,便出现在他不断为大众而写的创作轨迹中。

随著名声攀上高峰,艾奥迪不免会在意外界的看法,但不是乐评,而是现场观众与前台人员与他的共鸣,「大众的回应才是给予我力量的泉源他从九○年代开始投注心力参与影视配乐:一九九六年与义大利导演索尔狄洛(Michele Sordillo)合作《水瓶座》,获得义大利电影节最佳电影音乐奖;一九九九年与导演比奇奥尼(Giuseppe Piccioni)合作的《并非这个世界》Fuori del mondo,电影音乐获得德国「回声音乐古典奖」(Echo Klassik)。

我在创作音乐时,脑海中常常就会对应到画面,因此投入配乐工作时,也是把更原本的我展现出来。」他贴近人心的笔法让许多导演都争着与他合作,近期常被讨论作品除了《逆转人生》,还有《黑天鹅》预告片音乐、罗素.克洛《伊斯坦堡救援》配乐,及与是枝裕和合作的《第三度杀人》。

二○一六年,绿色和平组织找上在古典乐坛拥有独树一格身影的艾奥迪,委托他创作一首呼吁大众关注北极处境的作品。北极海域是最缺乏法令保护的地区之一,在补钓、探钻石油、暖化等人为因素下,其生态正处于巨大的变迁中。艾奥迪跟随「极地曙光号」从挪威进入拍摄现场,带着八百万人的支持心声,和所有目前还存在的自然音一起完成这首「挽歌」。

因俗称武汉肺炎的2019年冠状病毒疾病(COVID-19)疫情蔓延人心惶惶,亚洲多国拒绝邮轮「威士特丹号」靠岸,船上苦中作乐的乘客借小酌、健身、泳池畔做瑜伽等消磨时光。威士特丹号(Westerdam)搭载1455名乘客与802名船员,2月1日自香港启航,展开14天巡航亚洲的梦幻之旅,原定15日抵达目的地日本横滨市。但是2019年冠状病毒疾病疫情蔓延,包括日本、关岛、菲律宾、台湾与泰国,都拒绝这艘邮轮进港停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