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出最精美的设计图却拿到最低分

在上周和其他同事不停地书信往返、多次视讯会议讨论上百位学生期末成绩与检讨线上教学后,这个学期终于在历经过兵荒马乱般的「逃命」过程中安然结束了。回顾过去这惊滔骇浪的3个月,实在有太多可以大书特书的,不如就从我这学期最常对学生说的那句话「你没有思考问题,你只是反射性地回应问题」开始吧!

事实上,我也不是最近才开始对学生这么说。随着教学经验增加,越来越能掌握同学们的思路,这句话出现的频率也越来越高。学生呈现出的设计方案,在有经验的阅卷者眼中,不管是思考模式、性格、喜好、尽力的程度和某些潜在的人格特质,都无所遁形、非常赤裸。我常和学生开玩笑说,看设计图能算命,正是因为上面这个原因。再加上旁观者清,要猜中他们的心事、和日常生活中的行为反应并不是太难。最近几年,我发现一件有趣的事:这样的评语,我似乎不曾对从受欧美教育体系长大的学生说过,但对「长得跟我比较像的」国际学生们(中、港、台、韩、日、越……)却经常这样说。难道是受儒家思想的影响吗?不过,遇到的国际学生越来越多,这条分界线慢慢地往西移,差不多停在中亚那里了!当然,这是我不科学又不严谨的分析,大概是野人献曝,但或许能引起他人的共鸣,一起思考检视我这直观的感受。填鸭式的教育方式,是我们「远东地区」的共同特色。我们追求迅速的思考与正确的答案,以便在最后考核的时候能快、狠、准的命中答案,得到高分。即便如景观、建筑这样的设计科系,在升学与国家考试中,都有一项称之为「快速设计」的科目,用意在评量一个考生独立操作设计案的能力。只是在我的眼里,如此的考核方式或许在训练学生上带来了一些负面影响。因为习惯「快速」,思考方式成为一种高速又垂直的模式,最后作品的结果可能恢弘炫丽、不然就是极简的文青风,一眼看过图面绝对是专业又有风格,但,这却是我最忌讳看到的作品。

有次评图让我印象深刻,我看到一份很美的设计图,我知道学生绝对是倾他毕生的功力和无数个没有睡饱甚至是没有睡觉的夜晚完成的,可是我非常失望。我们经过6周的长期讨论,我还是没有能够让他诚实面对基地的需求,他仍然自顾自的设计出图上漂亮的图案。以前,我多少会看在他们那么努力的份上,给出不是太糟的成绩,学生们顶多也只是觉得老师要求高,对于我指出要「诚实面对基地」和不要「把景观设计当做平面设计」没有太大的感觉。于是,我心一狠,给出了最低分,让一个努力不懈、全组同学都觉得他会得第一的人,变成最后一名。在同学收到成绩后的几天,我们会举行一对一的师生对谈,他一开口,眼泪就流了下来。他说自己一向很努力,一路走来设计成绩也都很好,他知道自己很多时候没有仔细思考问题,只是为了设计而设计、为了画图而画图,但从来没有人忽略他那漂亮的图面、彻底追究他的核心论述。他也曾经疑惑,这就是设计的方法吗?虽然觉得不实际,但能得高分,应该也没有什么问题……这个学生来自于一个也是用「快速设计」考试和征才的地方。看着他的泪,我既高兴又难过,难过的是我重重地摔伤他的心,高兴的是,我知道,在这次的挫折与反思后,他未来一定能成为不同凡响的景观建筑师。写这篇文章的这两周,随着英国的解禁与暑假,有几位英国本地学生和不同国籍的国际学生找我聊天。与学生聊天总是轻松愉快,能得到青春的活力与意想不到的启发。我无意做什么东西方学生的比较,不过言谈中展现的差异,还是让我绕回了思考能力这件事上。在偏向填鸭教育地区长大的学生们说,他们在留学期间进步最多的,是逐渐培养出了比较宽广的思维与更清晰的逻辑。刚开始跟欧美同学合作时,往往讶异于他们那种发散、发问的思考方式,我也曾经觉得那既无效率又浪费时间,不断离题发想,或是必须兜很大一圈才找到我早已提出的答案。在遇到简单题目时,这的确是个大缺点。但在真实世界中,随着尺度的扩大,当牵涉层面越来越广且交错复杂时,全面性的理性分析和推论,反而是解决问题强而有理的后盾。也许,这是为何「你没有思考问题,你只是反射性地回应问题」这句话常常落在某些族群上的原因。这些人习惯追着老师问:「我应该这样做吗?我可以这样做吗?」他们对自己的想法没有信心,迫切地需要评分者点头,替他们的想法背书。长期的训练让思考回路已经变成反射动作,提出的方案无法深度地处理问题,如果只是用美丽的设计图包装、就成为众人叫好的好设计,能想像这对环境的杀伤力有多大吗?

这样的训练有没有办法改变?我认为,阅读可以帮助我们这些追求标准答案的考试机器人。长期以来重视考试成绩的大环境不可能说变就变,但有些事自己可以努力。我常问同学们有没有阅读习惯,当我问「你最近读什么书」时,收到的都是一些专业相关的书名。再问如果不是专业书呢?大部分的东方学生都腼腆地摇摇头。我知道,在我们的内心深处,有种一旦打开书就是在「用功」的错觉。从小自由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如果还要用休息时间读书,那就吃亏了呀!也听过有人说他们受不了看书,但看漫画。漫画也能传递很多知识与启发。是的,我非常同意这样的说法,也支持看漫画。不过这并不表示图像传递知识能取代文字传递知识的益处。就像现在很流行的有声书,亦同样无法替代文字。在阅读文字书籍的同时,能感受到文字背后更多的寓意,想像与领悟人人不同,特别是文学类的书籍,更是可以宽广一般人有限的生活经验。我在最后一堂设计课,一定会提醒那些还没有读书习惯的学生,要再重拾书本,不求什么高深的学问或是了不起的文学名著,就从自己喜欢的开始。我们不是一直在谈提升美学与素养教育吗?那么在此同时,一定也要更努力地培养阅读习惯,真正从本质上丰厚,绝对不要只追求「看起来」的美。电子软体的发达,几乎任何人都可以随手实践「美学」,照着美图美化空间也很轻松。但能不能创新、经不经得起时间淬链与解决实际的问题,绝对不是靠表面的绮丽可以达成的。如果不想被美丽的东西蒙骗,那么,我们就多读书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