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政府对海洋的陌生

近日,一纸俗称「鱼枪禁令」的《鱼枪采捕水产动物禁渔区管制措施》草案,在数个渔业重镇的县市接连引发抗争。今年行政院农委会渔业署公告管制措施后,台东、花莲沿海地区渔民纷纷于社群平台发声,半个月前行政院发言人徐国勇到澎湖与媒体餐叙,更被渔民包围抗议,争议如星火燎原般扩散。

笔者于12日上午陪同陈情渔民一同前往澎湖县议会。渔民意见领袖宋森湖大哥便在会中指出:「四面环海的澎湖,有2万多渔民以此传统采捕法谋生,渔业署没有给渔民沟通与表达的机会,也并未征询、了解渔民实际的采捕方式与过程,骤然要在5月15日实施,可能造成数万人无以为生的危机。」

事实上,当「鱼枪禁令」草案一出,舆论被导向「观光与环保对上渔民」的冲突,然而探究近来遍地开花的讨论,不难窥见这些实际上不过是「假冲突」,在环保人士、观光业者与渔民的立场上,其实是有共同的目标:追求海洋资源的永续。鱼枪与各类传统渔法面面观

台湾过去传统的渔猎方式,最为常见的莫过「拖网、毒、电、炸以及打鱼」,其中各有不同。拖网是由渔船将海底的珊瑚礁连同鱼货一起拖上岸,往往是一次性破坏大量珊瑚礁;毒、电、炸则是大小鱼连同鱼苗一次死光,但只取可获取经济利益的鱼货上岸,已广被先进国家列为三大禁用渔法。至于打鱼,则是持鱼枪下水,对目标猎物进行渔猎。

一直以来,近岸海洋生态因为违法使用拖网、流刺网,加上商业大量捕捞,受损甚重;再加上如电虾拖网、潜水电鱼或毒与炸这样高危险性、高生态杀伤力的渔猎方式,造成海洋资源枯竭。草案中第二条的定义,包含鱼枪、鱼叉等在掬海、夜照等澎湖庶民生活文化活动中常用的器具,都被列入禁用。然而,鱼枪类渔法被联合国粮农组织(FAO)定义为「在商业性渔业捕捞中无足轻重、低环境冲击,是符合环保、永续、低碳足迹的原始渔法」,对比其他类型传统渔法之伤害,实难等量齐观。

鱼枪类渔法的益处,在于其选择性高,关键是必须对于猎捕鱼种、体长甚至是时节有所管制,才能确保符合环境之承载。台湾长期在海洋治理上缺乏智慧、管范松散,如若参照他国对于相关管理及违法者之处分,或许今日海洋资源枯竭惨状不至如此。不熟悉海洋的管理者另一方面,从鱼枪禁令草案本身便不难窥见,这是在「都会观点」与「台湾岛本位主义」下的立法,欠缺对于传统渔业及海洋生活文化的熟悉,不但脱离原住民族、离岛居民以及庶民生活,更未能借镜传统智慧的经验反馈。

笔者在台湾求学生活的几年,深切感觉到台湾人与海洋的距离遥远;因为无知而恐惧,因为恐惧而禁海,此无异重蹈百年前覆辙。鱼枪禁令草案所涉及影响甚远,应秉持尊重多元之精神,放下「台湾本位」、「都会观点」,实践在地草根民主参与,也才能够让传统的生态智慧运用在海洋治理上。不可否认,渔法若未经妥善管理,本质上即是对海洋资源无尽掠夺,都是造成海洋大屠杀的主因。公部门不能只对于渔民喊口号、高举道德诉求,而不着眼在检视海洋资源运用是否满足「永续管理」之前提。与其单纯禁绝渔具种类,远不如透过以科学态度严谨而缜密地管理渔业,让渔政管理摆脱「隔靴搔痒」的窘境。

过去政府对海洋的陌生,使今日必须加倍努力复育,要制定以永续为管理前提的渔猎规定并不难,参考各国网站已有详尽陈列,甚或在观光休闲渔业方面,也可以比照澳洲各地游客中心,免费提供各种渔猎体长种类限制的手册和标准尺贴纸。结合生活科技更有助于达到渔业永续利用,智慧型手机的GPS定位、照相机的对焦测距功能,都能让业管机关有效协助渔猎者知悉捕捞规范。

休闲渔业甚至能扮演「协助管理者」的角色,许多可以显示渔业资源变化的第一手资料,在长期存在的渔猎社团和广布的会员手上都相当充裕,只要能有效的管理,加上持续监控,休闲渔猎活动能够降低大尺度的工业伤害或破坏性渔业的发生,成为新型态的海洋保育方式。「鱼枪禁令」草案之争议,需要最会沟通的政府谨慎处理3月10日渔业署公告「鱼枪禁令」草案之后,因为缺乏利害关系人的参与,许多休闲渔猎者、渔民不断抗议政府听不见心声,足见程序上确有瑕疵。对于「鱼枪打鱼」赞成与反对的意见都相当多,社会对此尚未形成共识,标榜最会沟通的政府有责任扮演对话的平台;落实程序正义更是民主政府之责。要亡羊补牢,渔业署必须先缓下鱼枪禁令的公告,比照「国家语言发展法」的公听会,在北、中、南、东及离岛分别举办,广纳各界意见以利解决争议、凝聚共识。

以科学为基础来解决问题,透过让执法者、专家学者、公民团体、渔业从业者、休闲渔猎者多方会谈,在良性与理性的对话中,台湾的「海洋法治概念」才能进步,我们才能一点一滴找回真正有鱼的海洋。「生态旅游」更不能沦为口号,交通部观光局应积极培训生态旅游的潜水业者,并辅导新北市、基隆市、澎湖县与屏东县等渔业重镇转型发展水下生态观光产业,让更多社会力能成为未来的海洋巡护者,化解对立、创造永续多赢。

治本之策:再次呼吁「成立海洋部」!台湾的海洋面临多严峻的挑战,在都市生活的人可能难以想像,台湾本岛的海岸线半数被水泥包围,放眼尽是港口、海堤、消波块、护岸等人工设施,丰富的海岸景观、洁白细柔的沙滩迅速消失,这超过400公里的「水泥海岸」是数十年下来、砸上千亿台币「打造」成的;加上上游兴建水库、筑拦砂坝、整治河川减少了原先该流向海岸的沙源,出海口海岸还设置港口、填海造陆、盖防波堤导致突堤,养殖业超抽地下水又引来地层下陷,台湾的「海岸退缩」已趋近于「国安危机」。

但我们的政府,每年仍持续不断向大海丢钱。2010到2013年「全球珊瑚礁监测网」整理了台湾区珊瑚礁总体检鱼类资料显示「指标性鱼种少」、「海里无鱼」,台湾应正视沿近海海洋资源的衰竭。这正是「共有财悲歌」的写照,为了获取高额的经济利益,忽视维护与管制海洋野生物以及各式海洋资源,显见台湾社会对于海洋法治概念必须积极讨论,并成熟地实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