祕密难保 抓抢匪扒光隐私

警察抓抢匪,天经地义,原本一起案情单纯的银行抢案,持枪抢匪后来竟反咬一口,指控员警使用非法手段逮捕。帮这名嫌犯辩护的律师说,这一切攸关美国人民受到宪法保障的基本权利。科技日新月益进展之下,包括谷歌(Google)卫星定位等数据资料,未来是否成为政府机关调查人民的主要工具,引起舆论关切。2019年5月20日下午将近5时,位于维吉尼亚州米德罗西安(Midlothian)的必要联邦信贷银行(Call Federal Credit Union)分行惊传持枪抢劫,一名戴着帽子、身穿萤光背心的男子对银行柜台人员亮枪,要求开启保险箱取出现金,得手之后便跑出银行。雀斯特费尔德(Chesterfield)警察局与联邦调查局(FBI)暴力犯罪特案小组(Violent Crime Task Force)经过数月的联合调查,8月上旬逮捕了24岁嫌犯查特瑞(Okello T. Chatrie),依企图使用武器犯下重罪、持枪抢劫、绑架挟持等罪名将他移送法办。2019年9月,抢劫约20万元的查特瑞,遭到联邦大陪审团起诉,如果被判有罪,最高将面临终身监禁的下场。

警方调阅银行大厅监视器录影带时,从画面中发现抢匪作案之前曾拿着手机在耳边,这个动作让员警循线展开了如今美国执法单位越来越常动用的电子侦测办案手法。案发数周之后,由于抢匪身分迟迟无法查出,一名员警向法院申请搜索令,要求取得抢案发生当时,刚好出现在这家银行附近所有手机的谷歌卫星定位资料。警方因此成功掌握了19个谷歌卫星定位帐户的资料,经过逐一过滤,范围慢慢缩小,最后查到住在理查蒙(Richmond)的查特瑞就是抢匪。向谷歌索取资料的“地理围栏搜索令”(geofence warrant),让警方能够充分运用谷歌为帐户使用者留存的大量资料与数据,协助犯罪调查。警方透过法院取得搜索令之后,几乎可以追查使用安卓系统(Android)的任何手机使用者,或者使用着谷歌地图(Google maps)或Gmail电子邮件服务的任何民众,在某段特定时间里,究竟位于哪一个特定地点。部分隐私权保护团体对于这种新兴办案手法感到忧心,质疑政府机关透过如此方式搜集民众个资,明显触犯美国宪法第四修正案保障人民免于遭受不合理搜索(unreasonable searches)的规范。查特瑞的辩护律师就是从这个角度做为着力点,让这件银行抢案创下美国国内首次出现刑案被告对抗“地理围栏搜索令”的空前案例。

根据法院纪录,查特瑞辩护律师向法院指出,警方在这起案件当中的数位搜索手段,以现实社会做为比喻,就好像某个社区发生窃盗案件,员警就对家家户户展开搜查,或者只要曼哈顿时报广场(Times Square)发生窃案,每个走在百老汇大道(Broadway)街头的行人,携带的包包一律都要接受搜查。辩护律师向法院强调:“警方连嫌犯姓名都没有的情况下,也不确定谷歌保存的资料是否有着与犯罪案件有关的纪录,员警便得以侵犯成千上万民众的个人隐私,竟然只因为这些民众曾经出现在附近地点。”查特瑞透过辩护律师向法官辩称无罪。检察官则向法院指出,这种数位搜索令绝对合法,因为查特瑞选择使用谷歌的卫星定位服务,让他的安卓系统手机以及应用程式,得以追踪并记录他的行踪。检方也表示,警方在调阅民众资料的时候,已经排除了与这起银行抢案完全没有关系的对象。检方在呈送给法院的书面声明中写道,“地理围栏搜索令”让警方能够因此破案,并且保护民众安全,透过搜索令所调查的资料非常有限,而且只针对某些特定的谷歌档案。

美国目前到底有多少执法机关透过“地理围栏搜索令”取得民众资料,并没有统计数字。但根据媒体报导,在北卡罗莱纳州、明尼苏达州、维吉尼亚州以及亚利桑纳州,都曾经有案例出现,因此还衍生出新兴的包商行业,由熟悉科技的专人协助警方分析透过数位搜索令所取得的大批资料数据。对于隐私权争议,谷歌公司则说,如果收到“地理围栏搜索令”,只会提供与地点有关的历史纪录给警方,在没有搜索令的情况下,便拒绝交出资料。至于是否经常接获执法机关要求提供民众的数位资料,谷歌公司并未评论。根据谷歌公司公布的透明化统计报告,从2018年7月至2019年6月期间,谷歌接到的数位搜索令数量成长了一倍,来到1万9046件。谷歌执法与资讯安全部主任萨葛杜(Richard Salgado)指出,谷歌在支持执法机关执行重要任务的同时,也努力保障用户的个人隐私。法院纪录显示,在查特瑞的案子当中,谷歌最初只提供了19个谷歌帐号的地点纪录给警方,但并没有提供帐号的身分资料,这19个帐号在银行抢案发生的前后约一小时期间,曾经出现在银行附近150公尺的范围之内。警方从谷歌提出的初步资料当中,进一步挑出九个谷歌帐号,希望索取更进一步的档案,因此谷歌提供了这九个帐号在银行抢案发生前后两小时期间的地点数据。最后,警方锁定了其中三个帐号,要求谷歌提供更多资讯。其中一个帐号的定位纪录显示,抢案发生时,帐号使用者是在银行里;但抢案发生之后,帐号使用者则迅速离开银行。警方比对目击者描述,发现这个帐号使用者定位纪录显示的行进方向,与抢匪逃跑的路线吻合。锁定这个可疑帐号之后,警方因此掌握了查特瑞的电邮地址,进而确认他确实拥有安卓系统手机,也使用着谷歌卫星地位服务。

专门研究科技与隐私问题的“美国民权联盟”(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缩写ACLU)律师魏瑟勒尔(Nathan Freed Wessler)说,查特瑞案例与全体美国民众都有切身关系,很多民众或许不知道,自己的地点定位资料已经在执法机关某些犯罪调查中被清查过了。魏瑟勒尔表示,个人资料是否得以完整保护的问题,不应该放任由一家私人企业与检方透过闭门协商谈妥,而需要法院介入,订定明确的法律规范,才不会演变成当警方要追查坏人的时候,许多不相关的路人也都一并被警方取得。他说:“这些案例并不是只与刑事辩护有关,而是与所有人民受到宪法保护的权利有关。”非营利数位权利保护组织“电子前线基金会”(Electronic Frontier Foundation)律师柯罗克(Andrew Crocker)指出,科技公司持续掌握客户的大量数据资料,类似“地理围栏搜索令”引发的争议将越来越多,将会有越来越多法官对于是否同意检方的搜索令申请,面临天人交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