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疫引出校园创客魂:消毒机器人

所给予孩子引导与机会,让孩子意识到「我可以选择我想要的」,也因此对自己的行为有规划、有想法,而不是一个口令一个动作。再者,实践个人权利的外溢效果是,他们共同整理环境,因为参与照顾,所以更爱护一草一木。因为参与团队,合力搭建游具,所以学习与他人合作,回馈到个别孩子身上是,激发创造力、养出空间感,更获得成就感。

反观,蓝佩嘉在《拼教养》一书写到:孩子习惯成人安排的组织性活动,不知道如何自主安排活动时间,或是说孩子失去「自己玩」的能力,当孩子完成规定事项后的下一个反应是,转头询问:「妈妈,所以接下来我要做什么?」当我们以为,为孩子安排优质的学习环境,确保孩子参与最后的执行角色,就是对他好,但无形之中,其实是在剥夺孩子的主体性,剥夺他们表达自我意识的机会与权利。

老师面带微笑的说:「跟之前的工作经验相比,这里有小朋友的意见!」原来海马班级以村为命名单位)张贴的生活常规是孩子们共同决定的,不是老师说了算,甚至还在每一条规则前加注提议者的姓名,让孩子学会对自己的发言负责。如此生活化的实践儿童表意权,让孩子认知到,因为我参与,所以我遵守,因为我在团体里生活,所以我们有共识的共治与共决。

儿童的日常生活与我们没有不同,我们同在民主群体里生活,人人皆有相应的权利与义务。「孩子像成人一样有理解和推理的能力,只不过他们没有类似的经验而已。」这是柯札克以儿童为主体的教育理念。试想,儿童只是年龄小,当我们面对儿童时,有没有给予引导、有没有提供足够的资源、愿不愿意放手、能不能相信孩子的能力?在非营利幼儿园最常听见老师说:「我们会和孩子讨论你想要做什么?你的感觉是什么?我们可以一起怎么做?」而不是直接给答案。在这里,不是要养出乖乖听话的孩子,而是一群意识到自己权利,能够为自己做决定;意识到自己生活在群体里,能够与他人交换意见、分工合作的好公民。

武汉肺炎掀起全球防疫保卫战,这股防疫风潮也激发了Maker 魂,意外发现处Maker。从制作布口罩开始,也有巧手爸做出酒精自动喷雾机,学校也全体动员,透过课堂习得的知识,以现成材料做出额温枪、热像仪、温测器等防疫物资,一堂堂学以致用的防疫素养课正上演着酒精自动喷雾机缺货,那就做一台!」一位善于电路原理的爸爸,在小学生家长的脸书社团中发文,分享自己DIY  组成的简易自动喷雾机,透过使用该装置,就能减少与酒精喷瓶接触。贴文一出,留言满满赞声,也有家长请求制作过程的教学影片,作者也大方提供装置的外观照片和电路配线给大家,欢迎在家自制。

是永春高中AI  防疫机器人,请大家跟着我,拨开刘海、露出额头,进行体温…… 」,这是台北市永春高中校门口迎接着到校师生的ZenBo  防疫宣导机器人,张云棻校示,寒假期间,校内的3A   教学基地与新兴科技推广中心开设「AI  自动量测体温防疫人」与AIoT  额温枪」制作的线上教学,ZenBo  防疫宣导机器人也于开学日加入防疫阵容。目前已经将数位线上课程放上酷客科技平台,提供有需要学习历程档案的高中职或中小学生远端学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