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山部落教学在外工作的妈妈

前两天上社会课,我刚好谈到台湾目前少子化与老人化的现象,随口问了班上同学,你们会想几岁结婚生孩子?一个学业低成就的女生说,她只要念到国中毕业就不要再读书了:「我想要赶快工作赚钱,然后结婚生小孩,我还要生五个,这样比较热闹」;另一个男同学则说:「我念到高中毕业就要生小孩,因为这样才能跟小孩相处时间久一点,至于有没有结婚,没关系。

其余全班都想要在25岁以前结婚生小孩,甚至想在20岁就当爸爸妈妈的大有人在,统一的理由都是「我爸妈也是这年纪生我的」。他们为何会想在​​国中、高中毕业就不读书而选择生小孩,或许山上某些劳力工作并不需要倚靠社会学历就能赚到每天的现金。

我并非想以此文来诠释所有原住民文化都是如此,更不希望大家看了这篇文章后就以偏概全的认为,山中部落学童的学习低成就都是源自于此;反倒若以他们的角度来看,他们或许不觉得有何不妥,只是跟普遍大众所走的方向不同罢了。想要早结婚、早生孩子怎能有对错可言,只是普世价值认为,太过年轻化的父母在心智尚不足够成熟,自己都没能照顾自己的情况下就生孩子,会连带出更多的社会问题,而因此反对。

但也是有年轻父母便能担起照顾小小孩的养育责任,亦或许再过几年,眼前的孩子们有机会下山接触更多不同文化,他们自然会有不同的思维想法,只不过,成长过程中的抉择,与生命历程所需承担的责任与取舍,下一步该怎么选择,就得有赖孩子们自身的智慧做判断了!最后社会课的结论,我对他们说:「所以我若在山上多待个几年,我就会教到你们的孩子了!」然后小朋友开心的回答我:「那也不错啊!这样我的小孩体育就会很好。」我微笑回应他们,孩子们照常下课玩鬼抓人,接着开心放学回家了。

小mo’o 是我们班从一年级到四年级,每次考试不是第一就是第二的小男孩。成绩优异、人品乖巧,数学逻辑理解也很不错,常常教了一题就会写三题;国语字也写得漂亮,改他的作业宛如欣赏窗外的樱花瓣令人赏心悦目;校运会一百公尺也能上台领奖牌,是一位动静皆宜的好学生。小mo’o 的家住在离学校有段距离的福山部落,隔代教养长大的他孝顺懂事,回到家都会主动帮外公外婆做家事,也会分享他在学校的新鲜事。

小mo’o 二年级时,他的爸爸因为心肌梗塞紧急送医,他得知消息赶往医院时,爸爸似乎在等待他的到来,过没几分钟后宣告不治上了天堂。握着爸爸的双手送他最后一程,小mo’o 答应会做好家中大哥的责任,做好榜样给两个弟弟。母亲大多时间在外地工作,有时周末放长假,会买新衣服与山下美食给三兄弟,一解相思之愁。若是星期一的日记又看到他说妈妈有回山上,他的幸福心情可以维持一个星期。

今年的运动会,学校办了许多亲子互动的游戏,小mo’o 下课走到我的身边自言自语:「不知道妈妈会不会来学校参加我们的运动会?」「你想妈妈来吗? 」我明知故问的对他说。小mo’o 抿着嘴巴点点头,不过,他立即又摇摇头说:「但是,妈妈要辛苦工作赚钱,如果要来的话,必须请假,所以,没关系啦!没有来,没关系。我不认识小mo’o妈妈,从开学到现在,我都是和照顾他的外公、外婆联系。那天吃过晚餐,脑海里忘却不了小mo’o 的心愿。

于是,我鼓起勇气打了通电话给小mo’o 的妈妈,告诉她哪一天是学校的运动会,如果可以,希望妈妈能请假来参加学校活动。妈妈被突如其来的新导师话语给吓到,电话里没有立即答应我是否能成功请假,我说没关系,留了一句「小mo’o 很想妈妈」,便挂了电话。过了几天,我永远忘不了,校庆活动一早,小mo’o 是跳进教室并大声的对我说:「老师,我妈妈昨天晚上突然回家耶!她今天都会在学校陪我玩游戏喔我微笑回应他,但不敢开心的多说什么。毕竟,班上还是有两位同学的家长没能到校参与活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